把脉食品价格走势 探寻保供稳价之策

——陕西食品价格波动与供需关系研究

食品是居民基本生活必需品,“米袋子”、“菜篮子”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食品价格也是影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跌的重要因素。本文对比分析了2001年—2020年陕西CPI和食品价格指数,重点分析了粮、油、菜、猪肉、鸡蛋等价格变动特征,从居民消费、农资价格、市场供给方面着手,研究影响食品价格变动的因素,并就做好食品保供稳价工作提出相关建议。

一、近二十年陕西食品价格指数走势分析

(一)食品价格主导CPI走势

“民以食为天”,食品消费始终是城乡居民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食品价格波动会对CPI产生显著的影响。近二十年(2001年—2020年),陕西食品价格波动与陕西CPI变动趋势具有一致性,但食品价格的波动幅度普遍高于CPI波动幅度,食品价格变动程度直接影响居民消费价格的升降。

 

1   2001年—2020年陕西CPI、食品价格涨跌幅(%

1.食品价格波动与CPI变动趋势一致。近二十年,陕西食品价格与CPI具有相似的波动周期,波峰与波谷交替出现,且两者出现波峰、波谷的年份基本相同。如2004年、2008年、2011年和2013年,两条价格指数波动曲线均达到周期内波动的最高点;2002年、2005年、2009年和2015年,食品价格与CPI波动都达到周期性波动的最低点。仅有2017年,受陕西省全面启动城市公立医院医疗服务改革因素影响,医疗服务价格拉升CPI作用明显,影响CPI走势与食品价格变动趋势相反。

2.食品价格波动幅度普遍大于CPI2001年-2020年,陕西食品价格累计上涨181.4,涨幅是同期CPI涨幅的3.0倍。从年度涨跌幅来看,近20年,有16年食品价格涨跌幅高于同期CPI。如在2006年-2009年的周期中,食品价格涨幅均高于CPI;在最高点的2008年,CPI上涨6.4%,食品价格上涨15.8%;在最低点的2009年,CPI上涨0.5%,食品价格上涨2.3%。

3.食品价格波动对CPI运行影响显著。近二十年,食品价格波动一直对CPI走势具有主导作用。从贡献率来看,多数年份陕西食品价格对CPI上涨贡献率超五成,如2006-2008年分别为58.2%70.5%65.7%2017年,虽然政策性调价推动医疗服务价格上涨12.1%,但食品价格自2003年以来首次下降,抑制作用明显,当年CPI仅上涨1.6%

(二)食品价格指数阶段性走势不同

近二十年,随着社会经济稳定发展、价格改革逐步深入和价格调控能力不断增强,陕西食品价格指数总体呈波动上涨,并逐步趋于平稳运行态势,但在各发展阶段呈现不同特征。“十五”(2001-2005年)、“十一五”(2006-2010年)、“十二五”(2011-2015年)和“十三五”(2016-2020年)时期,食品价格分别上涨15.7%55.5%28.5%21.7%,“十五”时期涨幅最小,“十一五”时期涨幅最大,“十二五”、“十三五”时期,食品价格涨幅连续收窄。

 

2   2001年—2020年陕西食品价格涨跌幅(%

1.“十五”时期(2001-2005年),粮食价格带动,食品价格惯性下降后温和上涨。2001-2002年,陕西物价总水平延续“九五”后期通货紧缩的走势,表现为惯性下降,食品价格也呈小幅下降。2003-2004年,受全国粮食减产、供求关系趋紧和国家实施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等影响,陕西粮食价格涨幅扩大,并带动食用油、肉类、水产品、蛋类价格全面上涨,食品价格止跌回升,恢复性温和上涨。此外,2003年鲜菜价格高位运行,上涨37.0%,是推升当年食品价格的另一重要因素。2005年,粮食价格高位趋稳,全年上涨1.3%,较2004年涨幅收窄22.6个百分点,带动食品价格涨幅回落至1.1%

2.“十一五”时期(2006-2010年),粮食价格走高、猪肉价格一度“翻番”,食品价格大幅波动。2006年,陕西食品价格平稳运行,全年上涨3.6%。受国际粮价上涨影响,粮食价格涨幅自2006年底起明显扩大,带动肉、禽、蛋等食品生产成本增加。2007-2008年,猪肉价格一路涨势强劲,两年内累计上涨109.5%,拉动食品价格走高。为抑制价格过快上涨势头,国家和各级政府出台多项有力措施,2009年食品价格涨幅较2008年回落13.5个百分点,为“十一五”时期的最低点。2010年,粮食价格上涨14.8%,较2009年扩大10.2个百分点,加之食用油、猪肉价格止跌回升,带动食品价格再度攀升,全年上涨10.5%

3.“十二五”时期(2011-2015年),粮食价格趋稳、猪肉价格“三连降”,食品价格高位回落后平稳运行。2011年,受“猪周期”影响,猪肉价格涨幅由2010年的7.4%扩大至43.9%;同时,在国际粮价上涨、国内上调粮食最低收购价等因素影响下,粮食价格上涨9.8%,共同推升食品价格。2012-2014年,在一系列稳定粮食价格、促进生猪增产等宏观调控政策扶持下,粮价涨幅有所回落,猪肉价格“三连降”,食品价格趋稳,分别上涨4.1%5.4%2.7%2015年,猪肉价格“回温”,上涨9.4%;鸡蛋、鲜瓜果价格走低,分别下降7.4%8.5%,有效抑制食品价格上行,食品价格全年微涨0.7%

4.“十三五”时期(2016-2020年),猪肉价格波动影响,食品价格重拾升势。2016年,由于前期猪肉价格低位运行,生猪生产规模萎缩,市场供不应求,猪肉价格上涨14.4%,加之鲜菜价格上涨明显,共同推升食品价格,涨幅较2015年扩大3.1个百分点。2017年,生猪生产有效恢复,蛋鸡养殖规模扩大,气象条件利于鲜菜生产,猪肉、鸡蛋、鲜菜价格不同程度下降,陕西食品价格自2003年“十四连升”以来首次下降,降幅1.8%2018年,猪肉价格继续走低,但受蛋鸡产能调减、天气因素等影响,鸡蛋、鲜菜价格拉升作用明显,食品价格呈温和上涨态势。2019-2020年,“猪周期”波动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猪肉价格触底反弹、一路高涨,两年分别上涨44.2%50.9%,累计上涨117.5%,影响食品价格涨幅持续明显扩大,2020年食品价格涨至“十三五”时期最高点。

二、“米袋子”“菜篮子”主要品种价格变动特征

CPI调查的食品种类,包括粮食、食用油、菜、畜肉、禽肉、水产品、蛋、奶、干鲜瓜果等14个小类。近二十年,粮食价格一度助推食品价格攀升,猪肉价格阶段性走高带动食品价格上涨作用明显,另外,食用油、鲜菜、鸡蛋价格也是影响食品价格走势的重要因素。2011年—2020[]陕西CPI数据显示,粮食、食用油、猪肉、鲜菜、鸡蛋价格不同程度上涨,价格波动特征各有差异。

(一)粮油价格前期涨势明显,后期平稳运行

1.粮食价格趋于稳定。2011年—2020年,陕西粮食价格累计上涨36.6%。其中,2011年、2013年粮食价格涨幅较大,2014年—2020年涨幅收窄、平稳运行。2011年,国际市场粮食价格上涨、农产品生产成本提高,加之国家上调粮食收购价格,大米、面粉价格高位运行,带动粮食制品价格上涨超一成,全年粮食价格上涨9.8%2014年、2015年,粮食价格涨幅明显收窄,分别上涨3.3%2.7%2016年—2020年,粮食价格保持平稳运行态势。

 

3   2011年—2020年陕西粮油价格涨跌幅(%

2.食用油价格波幅收窄。2011年—2020年,陕西食用油价格累计上涨19.7%2011年—2013年,食用油价格分别上涨12.9%5.9%0.8%,涨幅持续收窄;2014年、2015年,食用油价格两连降,降幅分别为5.8%3.4%2016年—2019年,食用油价格平稳运行,涨幅分别为1.7%1.8%0.5%0.5%2020年,猪肉价格走高带动食用动物油价格明显上涨,加之原料价格上行推升食用植物油价格,食用油价格涨幅扩大至4.3%

(二)鲜菜价格总体上行,季节性走势明显

1.鲜菜价格涨多降少。2011年—2020年,陕西鲜菜价格累计上涨52.5%。除2014年、2017年鲜菜价格下降外,其余八年均有不同程度上涨,鲜菜价格上行成为推动食品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自2005年—2013年“九连涨”之后,2014年鲜菜价格高位回落,下降4.6%2017年,气象条件总体利于鲜菜生产流通,加之上一年鲜菜价格涨幅较高,当年鲜菜价格下降9.4%2012年、2016年、2020年,鲜菜价格涨幅先后出现三个阶段性峰值,涨幅均超一成,对当年食品价格上涨贡献率分别为39.9%56.2%19.8%

 

4   2011年—2020年陕西鲜菜价格涨跌幅(%

2.季节性波动明显。受季节交替、雨雪天气、节日效应等因素影响,年内各月鲜菜价格呈大幅波动。20162月、20121月,鲜菜价格月度环比涨幅分别高达37.3%30.5%20165月、20133月,鲜菜价格环比降幅分别为23.6%22.7%。鲜菜价格走势具有季节性特征:一般上年12月至2月,降温、雨雪天气影响蔬菜生产运输,加之元旦、春节节日效应刺激消费需求,鲜菜价格持续明显上涨;3-6月,鲜菜价格逐步回落;7-9月,受夏季高温多雨天气、蔬菜换茬期、中秋节日等因素影响,鲜菜价格重回上升通道;10月、11月,鲜菜价格一般小幅回落。

(三)猪肉价格涨幅居首,阶段性拉升食品价格

1.猪肉价格经历五轮周期性波动。2011年—2020年,陕西猪肉价格累计上涨170.2%,涨幅在食品类居首。调查数据显示:近二十年来,陕西猪肉价格呈明显的周期性变化,共出现五轮波动,每轮波动周期约为34年。第一轮周期(2002年—2006年),猪肉价格经历2002年的下降后,2003年、2004年连续上涨,2005年、2006年持续回落;第二轮周期(2007年—2009年),2007年猪肉价格猛涨61.9%2008年延续涨势、涨幅收窄,2009年猪肉价格由涨转降,降幅20.1%;第三轮周期(2010年—2014年),猪肉价格先呈两连涨,随后连续三年下降;第四轮周期(2015年—2018年),波动幅度缩窄,涨跌均在一成左右;2019年起,进入第五轮周期,猪肉价格连续两年大幅走高。

2.拉动食品价格上涨明显。前四轮波动,猪肉价格涨幅的峰值年份先后出现在2004年、2007年、2011年和2016年,涨幅分别为33.6%61.9%43.9%14.4%,对食品价格上涨贡献率分别为40.5%34.2%27.8%40.1%。第五轮波动,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猪肉价格涨幅在2019年、2020年不断攀升,2020年涨幅为50.9%,对食品价格上涨贡献率高达68.6%,猪肉价格上涨对食品价格的拉升作用愈加凸显。

 

5   2001年—2020年陕西猪肉价格涨跌幅(%

(四)鸡蛋价格涨跌互现,节日效应拉升明显

1.鸡蛋价格涨跌交替。2011年—2020年,陕西鸡蛋价格累计上涨12.3%。十年内,鸡蛋价格涨跌各半。其中,受前期蛋鸡养殖户大幅调减产能影响,2018年鸡蛋市场供给持续偏紧,全年鸡蛋价格上涨16.4%,涨幅居十年内最高,2011年鸡蛋价格涨幅居次;2013年、2014年鸡蛋价格涨幅近一成,分别上涨9.3%9.5%2019年鸡蛋价格上涨6.9%2012年、2015年、2016年、2017年,鸡蛋价格小幅下降,降幅分别为3.5%7.4%5.8%5.9%2020年,市场供给偏松,鸡蛋价格一路走低,全年下降16.2%

 

6  2001年—2020年陕西鸡蛋价格涨跌幅(%

2.节日效应拉升蛋价。20111月—202012月,调查数据显示:在历年5月、6月、8月、9月,陕西鸡蛋价格环比分别上涨6次、5次、10次和9次;而3月、10月、11月,鸡蛋价格环比则全部下降。短期看,8月、9月,受中秋节节日效应影响,鸡蛋市场消费需求增加,加之蛋鸡“歇伏期”造成鸡蛋产量明显减少,鸡蛋价格普遍明显上涨,“五一”、端午节日也对5月、6月鸡蛋价格带来一定提振作用;春节、中秋过后,鸡蛋价格季节性回调。

三、供需两端分析食品价格变动影响因素

(一)食品消费量增质提,消费结构趋于营养健康

1.食品消费支出明显增加。十年来,陕西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居民收入稳步增长。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7868元、13316元,较2013[]分别增长69.5%87.8%。随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城乡居民食品消费支出明显增加。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人均食品支出分别为3898元、2271元,较2013年分别增长31.7%63.7%,增幅均明显低于可支配收入增幅。陕西城乡居民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由2013年的18.0%21.4%,下降至2019年的15.1%17.7%,食品支出比重降低,体现出人们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2020年,猪肉价格高位运行,食品支出占比较2019年略有扩大。

2.饮食结构趋于营养健康。从居民食品消费结构变化看,肉蛋果奶等消费量不同程度增加,体现出城乡居民追求膳食合理搭配,更加注重营养健康,食品消费结构趋向多样化。数据显示,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主要肉类(猪牛羊鸡肉)人均购买量分别为18.5千克、11.0千克,较2013年分别增加3.3千克、3.2千克;鲜蛋人均购买量分别为11.8千克、7.1千克,较2013年分别增加4.7千克、3.3千克;鲜瓜果人均购买量分别为61.2千克、27.5千克,较2013年分别增加11.9千克、9.4千克。

3.食品消费结构城乡差异。从城乡居民食品消费结构对比看,农村居民在粮油、薯类等保障型食品方面支出较多;城镇居民则在水产、鲜果等改善型食品方面支出更多,更快地从“吃得饱”向“吃得好”转变。2020年,陕西农村居民薯类、食用油人均消费支出占食品消费支出比重分别为4.1%6.5%,相较城镇居民相应支出所占比重,分别高出2.02.8个百分点;相反,城镇居民水产品、干鲜瓜果类人均消费支出占食品消费支出比重分别为3.4%13.6%,而农村居民相应支出占比仅为1.0%7.3%2020年,陕西农村居民鲜瓜果人均购买量不到城镇居民的一半,虾类、酸奶人均购买量均远小于城镇居民。

(二)鲜菜消费总体增加,供给量季节性波动

1.消费量总体增加。2013-2020年,陕西城镇居民鲜菜人均购买量先升后降,农村居民鲜菜人均购买量稳步增加。2013年—2015年,陕西城镇居民鲜菜人均购买量不足90.0千克,2016年、2017年明显增加,其中2017年达到103.5千克,2018年—2020年有所减少,2020年降至92.5千克;2013-2020年,陕西农村居民鲜菜人均购买量基本逐年增加,2020年人均购买量52.4千克,较2013年增加13.1千克。城镇居民鲜菜购买量高于农村居民,伴随城镇化推进,全省居民鲜菜消费总量增加。结合陕西城乡人口数据测算,2020年陕西居民鲜菜购买总量较2013年增长23.9%

2.供应量季节性起伏。2013年—2020年,陕西蔬菜播种面积、蔬菜产量逐年增加,2020年较2013年分别增长16.3%31.8%。与2013年相比,陕西蔬菜产量增幅高于城乡居民购买量增幅,蔬菜供应能力持续增强。但是,蔬菜生长期普遍较短、不耐贮藏,生长、运输易受环境、天气影响,市场供应量呈现季节性波动。结合省商务厅陕西蔬菜交易量指数测算[]202011月—20211月,陕西蔬菜交易量指数较202010月下降明显,11月、12月,冬春季节为蔬菜生产淡季,市场供应量有所减少,蔬菜交易量指数较10月明显下降;1月、2月,居民习惯于春节前“囤菜”,春节期间购买量萎缩,蔬菜交易量指数较低;3月、4月,蔬菜市场供应有所增加,但正处于冬春蔬菜与夏季蔬菜倒茬的季节,供应总量仍然不高;5-7月,蔬菜生产渐入旺季,市场供应量稳步增加;9月、10月,鲜菜生产步入“倒茬期”,加之受低温强降雨影响,蔬菜市场供应量略降。

 

7 20201月—202110月陕西蔬菜交易量指数月度走势

(三)猪肉消费趋于稳定,供给量周期性波动

1.猪肉消费量趋于稳定。2013年—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猪肉购买量均呈现先增后减的特征,总体趋于稳定。2013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猪肉购买量10.9千克;2014年—2017年,人均购买量保持在11.5千克左右;2018年,人均购买量增至13.0千克,之后持续减少,2020年降至11.4千克。2013年—2017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猪肉购买量基本逐年增加,从6.6千克增加到7.5千克;2018年,人均购买量增至8.8千克,随后逐步减少,2020年降至7.8千克。

2.猪肉供给周期性波动。“猪周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正常现象,形成根源在于猪肉供需形势的变化,居民猪肉消费需求端趋于稳定,“猪周期”主要表现为供给端生猪价格与存栏量的周期性波动。养殖利润、生猪疫病、养殖结构、政策干预等因素,影响猪肉市场供给量变化,造成猪肉价格大涨大落。2006年下半年至2007年上半年,部分生猪主产省暴发高致病性蓝耳病,大量生猪死亡、母猪流产,加剧生猪的短缺和恢复生产的困难,2007年陕西生猪出栏量较2006年减少5.5%,全年猪肉价格上涨61.9%2018年、2019年“非洲猪瘟”疫情造成全国生猪养殖行业去产能明显,加之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生猪养殖、运输造成不利影响,生猪市场供给持续偏紧,2019年、2020年陕西生猪出栏量分别较上一年下降9.9%5.0%,同期猪肉价格大幅上涨,涨幅分别达44.2%50.9%

(四)鸡蛋消费稳步增加,生产供给起伏明显

1.鸡蛋消费量稳步增加。近年来,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和城镇化的推进,鸡蛋作为优质且经济实惠的蛋白质摄入方式,成为居民“菜篮子”的重要商品,陕西城乡居民鸡蛋消费量持续增长。2013-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鲜蛋购买量均呈现稳步增长态势。2020年,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居民猪肉消费量有所减少,作为猪肉的重要替代品,居民鸡蛋消费需求增加明显,陕西城乡居民鲜蛋人均购买量较2019年分别增加1.6千克、1.1千克,较2013年分别增加4.7千克、3.3千克。

2.市场供给量起伏明显。蛋鸡养殖主体以中小养殖户居多,行业产销对接能力、抵御风险能力、自我调控能力整体偏弱,易因阶段性需求变化造成产销错位,影响鸡蛋稳定供给。2016年,陕西禽蛋产量由2015年的58.1万吨增至71.6万吨,增幅23.2%2017年,禽蛋产量减少为60.1万吨,较2016年下降16.1%

(五)农业生产成本增加,推动食品价格上涨

据陕西调查总队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来,陕西化肥、农药、饲料、仔畜、农业用工等价格不同程度上涨,农业生产成本不断抬升,推动粮油肉菜蛋等农副产品价格上涨。

1.仔猪价涨推升猪肉价格。2011年—2020年,陕西仔畜价格累计上涨407.1%,涨幅居农业生产资料价格首位。2011年、2019年、2020年陕西仔畜价格涨幅较大,分别上涨43.2%53.0%73.9%,各年猪肉价格分别上涨43.9%44.2%50.9%。“仔猪卖到成猪价”,仔猪价格走高成为猪肉价格上涨的重要推手。

2.农业雇工成本不断攀升。2011年—2020年,陕西农业用工价格“十连涨”,累计上涨132.3%,涨幅仅次于仔畜、产品畜。2011年—2013年农业用工价格大幅上涨,涨幅分别为23.9%12.5%12.0%2014年以来涨幅明显回落,2017年—2020年涨幅逐年缩窄,分别上涨8.2%6.5%4.9%2.3%。人工成本持续增加,影响整体农产品价格水平不断上升。

3.化肥、农药、饲料价格上涨。2011年—2020年,陕西化学农药、农药器械、化学肥料、农用手工工具,分别累计上涨28.7%28.1%21.9%20.9%。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环保政策等因素影响,饲料、化肥、农药、农具等农资价格全面上涨,推动农产品生产成本抬升。

四、稳定食品价格建议

(一)稳生产,提升粮食蔬菜稳产保供能力

粮食价格是百价之基,粮食价格上涨是带动食品价格、CPI走高的重要因素。因此,要加强粮食生产、保障粮食供给,着力稳定粮食价格。陕西居民蔬菜消费量平稳增加,供给能力稳步提升,供需总体较为宽松,但是,蔬菜生产淡季、疫情影响、极端天气等因素,易造成蔬菜供应能力阶段性不足,引起菜价季节性走高。

一是确保粮食稳产保供。要严守耕地红线,防止耕地“非粮化”,做好撂荒地治理工作,推进粮食适度规模经营、提高种粮效益,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稳住粮食播种面积;要加大高标准农田建设力度,完善农田水利设施,加强灾害监测、做好病虫害防控,提升粮食单产水平,确保粮食稳产丰收。二是提升蔬菜供需平衡能力。要落实好菜地保有量制度,强化城郊区蔬菜生产基地建设,切实增强本地应季蔬菜的自给能力。要抓好蔬菜种植、采收及田间管理等工作,遭受严重自然灾害的地方要及时帮助农民补种、抢种相关蔬菜,支持种植速生蔬菜。要进一步调整品种结构,优化区域布局,根据需求适当增加叶菜类蔬菜和设施农业类蔬菜,提高淡季供应能力。

(二)缓波动,推动畜禽产业健康发展

生猪、蛋鸡养殖规模化水平整体仍较低,中小型畜禽养殖场户容易“看眼前的行情算账”,非洲猪瘟、禽流感等疫病更易加剧供需缺口,供需阶段性不平衡则会造成猪肉、鸡蛋等畜禽产品价格周期性波动。缓解畜禽产品周期性价格波动,重在稳定生猪、鸡蛋等生产供应。

一是完善市场动态预警分析机制。要加快建立畜禽产品从生产、流通到消费的全链条信息监测,搭建行业权威信息发布平台,引导养殖户科学调整畜禽养殖规模;要完善部门间数据信息联通共享机制,强化畜禽养殖风险监测预警分析,重点做好生猪生产逆周期调控,确保区域内生猪生产基础产能稳定合理。二是推进标准化规模化养殖。继续加大政策引导,扶持畜禽养殖龙头企业成长,加快现代化养殖基地建设,发挥标准化养殖场的示范带动作用,引导中小型养殖场户因地制宜改造提升,合理扩大养殖规模。三是提升动物疫病防控能力。要做好非洲猪瘟等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帮助养殖户改善养殖、运输、屠宰等环节的防疫条件,要加强各级动物卫生执法监督和疫病预防控制,有效提升动物疫病防控能力。

(三)促流通,推进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

鲜菜等农产品生产季节性变化,猪肉、鸡蛋等畜禽产品生产周期性波动,加之易受雨雪、寒潮等极端天气影响,鲜活食品供应阶段性过剩与短缺难以避免,“卖难买贵” 长期困扰农产品产销双方。要加强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减少中间环节、降低流通费用,平抑相关鲜活食品价格。

一是推进农产品产销对接。加强批发市场、大型综合超市、

生鲜超市的连锁经营企业与农业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等生产经营主体的产销对接,积极开展蔬菜、猪肉、家禽等订单农业、直采直销,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成本。二是畅通农产品进城渠道。健全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覆盖面,依托“互联网+”,加强城市市场、物流企业与农户农场、农民合作社等衔接,发展专业化农产品寄递服务和冷链仓储加工设施,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三是推进平价商店建设平抑市场物价。设立、扶持以平抑市场价格为目的平价商店、平价专柜,在蔬菜等价格大幅上涨时要及时启动平价销售。

(四)强调控,平抑食品价格波动保障民生

作为生活必需品的食品类价格过快上涨,会使居民生活消费刚性支出明显增加,造成城乡居民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生活压力增大,幸福感、获得感降低。食品价格易受极端天气和社会突发事件影响,需进一步完善重要民生商品价格调控机制,有效监测、及时控制和消除市场异常波动。

一是深化监测分析预警。强化部门间横向联系,共享信息资源,深化对监测信息的分析研判,摸清趋势、发现隐患,常态化开展风险评估,提升监测预警能力。二是强化应急调控手段。建立健全应急指挥调度机制,压实调控责任;密切关注市场供需情况,及时指导重点流通企业加大货源组织;加强储备调节,做好精准投放;提高进出口调节能力,增加市场有效供给。三是提高兜底保障能力。及时足额发放价格临时补贴;结合实际适当提高补贴标准、扩大保障范围,灵活选用现金、代金券、实物等不同补助形式,有效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水平。四是注重营造良好氛围。严厉打击哄抬价格、囤积居奇、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密切关注舆情变化,及时发布积极信号,合理引导社会预期;及时澄清不实信息,消除群众恐慌情绪,坚决遏制恶意炒作。

注释:

         [1]  2001-2010年陕西食品价格走势受粮食价格波动影响较为明显,伴随着价格机制改革不断深入,市场调控手段逐步完善,2011年后食品价格运行总体趋稳,因此本文选取2011-2020年数据,分析粮油肉菜蛋价格波动特征差异。

       [2] 国家统计局于2013年实施城乡住户调查一体化改革,统计指标设置与改革前有所差异,故本文选取2013-2020年城乡住户调查数据进行分析。

       [3] 陕西蔬菜交易量指数2016—2017年陕西省六家大型蔬菜批发市场日均交易量为基期(10000点),从201811日起,计算每日六家市场蔬菜交易总量与基期的比值用以反映蔬菜市场供求状况。依据陕西蔬菜交易量指数,本文对月内每日指数进行简单平均,反映月度蔬菜供求变化情况。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