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加快能源结构的改革,大力推进煤炭安全高效开采和清洁高效利用,陕西对未达标的煤炭企业以及高耗能企业进行清理整顿,叠加源头大宗商品价格输入性上涨的联动作用,陕西以能源为重点产业的“三黑”类产品价格大涨,助推工业生产者价格高位运行。前三季度,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13%,幅度较上年同期扩大18.3个百分点;购进价格同比上涨12.8%,幅度较上年同期扩大15.6个百分点。

一、陕西工业生产者价格运行总体情况

(一)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月度同比基本保持持续上涨,环比波动较大

从前三季度月度同比看,PPI6月涨幅小幅回落外,2月的1.9%上涨至9月的25.9%,达到近年来的高点。

从前三季度月度环比看,PPI均上涨且呈现波幅较大的态势,波幅在0.8%-4.9%之间,最低点在2月,最高点在9月。

 

(二)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IPI)月度同比涨幅持续扩大,环比大幅震荡

从前三季度月度同比看,IPI走势呈现逐月上涨态势,1-9月涨幅从2.2%连续上涨至24.8%9月创近些年历史新高。

从前三季度月度环比看,IPI月度均上涨且呈现大幅震荡态势,震荡区间0.8%-5.3%之间,最低点在2月,最高点在5月。

 

(三)陕西PPI排名居全国第七位

前三季度,陕西PPI涨幅比全国平均高出6.3个百分点;IPI比全国平均高出3.5个百分点。PPI涨幅在全国31个省(区、市)从高到低排名中居第七位,在西北5省中居第四位。

二、陕西工业生产者价格运行特点

(一)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价格涨幅远高于生活资料

前三季度,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价格涨幅高于生活资料价格涨幅14.6个百分点。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上涨15.7%,影响PPI上涨约12.8个百分点。其中:采掘类价格上涨37.6%,原材料类价格上涨16.2%,加工类价格上涨3.1%;生活资料价格同比上涨1.1%,影响PPI上涨约0.2个百分点。其中:食品类价格上涨1.3%,一般日用品类价格上涨1.5%,衣着类价格下降0.5%,耐用消费品类价格持平。

从月度同比看,生产资料价格与PPI走势一致,均呈现“先降后涨”的态势。1月下降0.6%,从2月开始上涨,除6月涨幅出现小幅回落外,其他月份均呈逐月上涨态势,9月涨幅最高为31.7%;生活资料价格走势较为平稳,月度涨幅在0.5%-1.8%之间波动,最低点为9月,最高点为5月。

(二)三大工业门类出厂价格“两涨一降”

前三季度,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采矿业价格同比涨幅最高,上涨37.6%,制造业价格同比上涨7.3%,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价格同比下降3.8%

从月度同比看,采矿业价格基本呈现一路上扬的态势,从2月起上涨,除6月涨幅小幅回落外,其它月份均为“井喷式”上涨,涨幅从2.4%上涨至77.6%;制造业价格除6月涨幅小幅回落外,其它月份均为连续上涨态势,涨幅从0.7%上涨至12.9%;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价格呈现波动态势,其中降幅最大的是1月,下降8%,最小的是8月和9月,均下降1.7%

(三)33个大类行业出厂价格涨多降少

前三季度,陕西33个大类行业价格呈现“276降”态势。上涨面占比达到八成以上。其中,有7个大类行业出厂价格涨幅超过10%,涨幅居前四位的分别是: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上涨43.3%,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上涨40.8%,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上涨32.1%,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上涨24.1%;降幅较大的行业是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价格下降5.0%,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价格下降3.6%

(四)九大类原材料购进价格呈现“八涨一降”。

前三季度,九大类原材料购进价格中,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27.6%,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17.4%,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上涨10.6%,纺织原料类价格上涨10.4%,化工原料类价格上涨9.3%,农副产品类价格上涨5.9%,木材及纸浆类价格上涨4.0%,其他工业原材料及半成品类价格上涨3.8%;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下降3.2%

三、陕西重点产品出厂价格涨幅明显

前三季度,陕西重点产品烟煤、原油、焦炭、钢材出厂价格大幅上涨,共拉动PPI上涨9.99个百分点,上涨贡献率达76.8%

(一)烟煤价格涨幅很大

前三季度,烟煤价格同比上涨44.1%,影响出厂总指数上涨5.43个百分点。从月度同比看,1-4月烟煤价格涨幅呈现“V”字走势,4月至9月价格连续上涨冲至最高点。

从月度环比看,今年以来,烟煤价格环比呈现波浪上升走势。年初受疫情影响,需求减弱,企业大量屯煤,价格下降,4月受环保整治、进口煤受限等原因,煤炭价格呈现“淡季不淡”的态势,价格转涨,5月出现暴涨,9月煤炭在供应依然偏紧,冬季储煤开始的双重因素叠加下,煤炭价格呈现喷涨,达到最高点。

 

(二)焦炭价格波动涨幅较大且涨势明显

前三季度,焦炭同比价格上涨62.8%,影响PPI上涨1.47个百分点。从月度同比看,焦炭价格涨幅基本呈现“√”走势,1-4月价格涨幅逐月回落,5月后价格连续扩涨,9月上冲至最高点。

从月度环比看,受煤炭价格变动的影响,以煤炭为原材料的焦炭价格呈现巨幅震荡走势。2-4月走势为逐月下降态势,从5月起,价格逐月大涨,至9月上涨24.6%

 

(三)原油价格波幅大

前三季度,原油价格同比上涨41.5%,影响PPI上涨2.39个百分点。从月度同比看,原油价格波动剧烈,幅度在-30.4%123.6%之间波动,1-5月由从降幅最低点回升至涨幅最高点,6-9月价格涨幅逐月回落至57.4%

从月度环比看,原油价格巨幅震荡,受国际原油价格变动影响,国内原油价格巨幅波动。1-7月涨幅在0.7%-18.2%之间波动,8-9月陕西保供稳价政策显现,原油价格有所下降。

 

(四)钢筋价格总体呈现上涨态势

前三季度,钢筋价格同比上涨25.1%,影响PPI上涨0.7个百分点。从月度同比看,1-5月钢筋价格出现“陡坡式上升”,6-9月价格涨幅呈现半圆弧形态上升。

从月度环比看,钢筋价格涨跌互现,受原材料焦炭、铁矿石价格波动的影响钢材价格也出现波动,1-5月价格涨幅在2.4%-11.1%之间波动,6-7月国内钢材行情震荡,需求端快速转弱,价格出现下降,近期由于各地落实限产政策,钢材价格提振上涨。

 

四、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变动的主要因素

(一)煤炭供给端偏紧,推动煤炭价格上涨

前三季度,煤炭价格上涨的主因,一是受国际关系影响,进口煤量减少;二是国内对煤炭安全环保检查力度加大,市场供应呈现偏紧居局面;三是陕西榆林地区受7.15煤矿透水事故影响,政府关停和整治不合格的煤矿企业,陕西煤炭市场供应量持续偏紧,推动PPI出厂价格上涨。

(二)双控降耗措施,影响高耗能产品价格上涨

为完成2021年能耗双控目标任务,陕西大力推行双控降耗、改造升级等政策措施,关停未达标的高耗能企业,对部分高能耗企业限电限产,市场供应量减少,部分高耗能焦炭、钢材、化工类等产品价格被动大幅上涨,带动PPI出厂价格上涨。

(三)原材料价格坚挺,推动整体出厂价格上涨

全球范围内资源供给错配,带动国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动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企业生产成本增加,部分企业出厂产品价格被动上涨,导致整体PPI价格的上涨。

(四)保供稳价政策原油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2020年受国际疫情影响,市场需求大减,原油库存量较多,价格一路下跌。2021OPEC+减产协议实施,国际原油价格止跌回升,回归合理区间并上浮,带动国内原油价格波动并逐步回归合理区间。

五、后期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走势预判

前三季度,“三黑”中的煤炭价格以及部分以煤炭为原材料的高耗能产品价格涨幅较大,成为助推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因素。近期,国家发改委出台煤炭价格采取保供稳价措施,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并加快释放煤炭主产区的生产量,煤炭供应偏紧将有所缓解。但面临年底用煤旺季,产业链下游电厂以及冬季供暖煤炭需求较大,煤炭价格大幅回落的可能性较小,其它行业的产品出厂价格阶段性上涨的趋势也会延续一段时间。预计后期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将维持高位运行态势。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