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居民增收情况简析

 

“十三五”以来,陕西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考察重要讲话精神,坚持把提高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放在突出位置,高度重视保障和改善民生,出台了一系列保就业、促增收、惠民生的政策措施,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一、“十三五”以来陕西居民收入基本情况

(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1%

“十三五”以来,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5年的17395元,增长到2019年的24666元,增长41.8%,年均增长9.1%。其中,城镇居民由2015年的26420元,增长到2019年的36098元,增长36.6%,年均增长8.1%。农村居民由2015年的8689元,增长到2019年的12326元,增长41.9%,年均增长9.1%(见表1)。

1  “十三五”以来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情况

单位:元、%

 

绝对量

增速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2015

17395

26420

8689

9.8

8.4

9.5

2016

18874

28440

9396

8.5

7.6

8.1

2017

20635

30810

10265

9.3

8.3

9.2

2018

22528

33319

11213

9.2

8.1

9.2

2019

24666

36098

12326

9.5

8.3

9.9

 

陕西城乡居民收入稳步增长的同时,收入结构不断优化,增收渠道持续拓宽。工资性收入稳步增长,稳就业保民生工作不断发力,最低工资标准持续上调,企业工资增长机制逐步健全,全体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累计增长39.6%,年均增长8.7%,对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51.9%,是拉动居民增收最主要动力。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民营经济加快发展壮大,人均经营净收入累计增长28.6%,年均增长6.5%。人居环境日益改善,住房租赁价格不断提高,投资渠道多元化,人均财产净收入累计增长23.6%,年均增长5.4%。民生政策落地见效,城乡低保、社保、离退休金等逐年提高,社会保障更加有力,政策兜底能力增强,人均转移净收入增长最快,累计增长60.3%,年均增长12.5%,对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34.2%,是拉动居民增收的第二大动力(见表2)。

2  “十三五”以来陕西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

单位:元、%

 指标名称

2015

2019

贡献率

累计增速

年均增速

可支配收入

17395

24666

100.0

41.8

9.1

工资性收入

9536

13309

51.9

39.6

8.7

经营净收入

2531

3256

10.0

28.6

6.5

财产净收入

1194

1476

3.9

23.6

5.4

转移净收入

4134

6625

34.2

60.3

12.5

 

(二)居民收入居全国位次前进2

“十三五”以来,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增速一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全体居民收入位次稳中有进,从2015年的第21位逐步提高至2019年的第19位。由于陕西城镇化进程快于全国,对城乡居民收入都带来一定影响,城镇和农村居民收入排位出现结构性下降。其中,城镇居民收入绝对量排位在16-19位之间,农村居民在26-27位之间(见表3)。

“十三五”期间收入增速的排位波动相对较大,全体居民收入增速最高排第7位、最低第22位,大多数年份增速排位在全国靠前。其中,城镇居民收入增速在全国排11-25位之间,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在全国排6-19位之间。

 

3  “十三五”以来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位次变化情况

 

绝对量

增速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全体居民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2015

21

16

26

8

11

8

2016

21

19

26

22

25

19

2017

20

18

27

10

18

6

2018

20

19

27

7

13

8

2019

19

19

27

9

11

9

 

二、收入增长制约因素分析

(一)劳动者报酬占生产总值比重不高

2019年,陕西人均生产总值66649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666元,分别在全国排第12和第19位。人均可支配收入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7.0%,在全国31个省份排第28位;在西部12个省份中占比最低,低于西部省份平均水平8.0个百分点。从收入法地区生产总值数据看,2017年陕西劳动者报酬9310.59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21898.81亿元的42.5%,占比在全国31个省份排第28位,在西部12个省份中排第11位,低于西部省份平均水平8.9个百分点。现阶段陕西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增长发展不够协调,劳动者报酬占生产总值的比重有待提高。

(二)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仍然较大

“十三五”以来,陕西农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农村居民收入年均增长速度快于城镇居民约1个百分点,城乡收入比由2015年的3.04:1缩小至2019年的2.93:1。但与全国和其他省份相比,陕西城乡居民收入差异仍然较大。陕西城乡收入比高于全国0.28,在西北12省中高于7个省份。从陕西城乡居民收入占全国收入比重看,2019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占全国平均的85.2%,而农村居民收入仅占全国平均的76.9%,农村居民增收还需进一步发力。

(三)四项收入增长不均衡

“十三五”以来,陕西城乡居民收入结构发生变化,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年均增长率分别达到8.7%6.5%5.4%12.5%。四项收入的发展不够均衡,经营和财产净收入存在绝对量偏低、增速相对缓慢的现象。分收入项目看,2019年财产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仅6.0%,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较低;且财产性收入增长门槛较高,取得财产性收入首先要求有一定资产,短期内对居民增收贡献有限。转移净收入在“十三五”时期保持了较快增长速度,但随着收入基数的不断提高和财政资金制约等影响,长期保持快速增长存在困难。因此,增加工资性收入和经营净收入是当前居民增收的最佳路径和最主要动力。

(四)农村产业结构亟待提升

“十三五”时期,陕西农产品产量、价格等基本稳定。从农业生产情况看,2020年陕西粮食总产量1274.8万吨,较2015年年均增长1.1%2019年蔬菜、水果、苹果产量分别较2015年年均增长4.1%1.5%2.3%。从畜牧业生产情况看,陕西畜牧业生产稳步发展,猪、羊存栏数和肉类总产量保持稳定,但受到非洲猪瘟、环境保护等因素影响,陕西生猪、牛羊禽类养殖近几年发展缓慢。从农产品生产价格看,2015-2019年农产品生产者价格累计增长4.8%,年均增长1.2%。农产品的产量和价格增长较慢,单纯依靠第一产业发展难以支撑农村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农村居民增收还需要从进一步扩大二三产业规模、延长产业链条、加快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方面入手。

(五)人口结构有待优化

陕西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9年陕西常住人口占户籍人口的比重为95.7%,较2015年的96.2%降低0.5个百分点,陕西人口净流出比例提高。从年龄结构看,陕西60岁以上人口占比逐年增加,2019年达到18.12%,较2015年提高2.27个百分点(全国提高2.0个百分点),老龄化程度加深。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中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陕西城市、镇和乡村65岁以上人口占比分别为9.0%9.5%12.5%,农村地区老龄问题更为突出。乡村振兴和产业融合发展需要高学历、有技术的劳动力参与,劳动力流失尤其是部分地区的“空巢村”等现象,不仅浪费了土地等自然资源,也不利于乡村振兴的发展。

三、提升居民收入的对策建议

(一)提高劳动者报酬比重,促进工资性收入增长

收入分配涉及政府、企业和居民三个部门,在目前经济下行、产业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展背景下,要改善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增长发展不够协调的现状,就要在经济发展增量的分配中不断提升劳动者报酬占比,促进居民收入增长。

要逐步提高工资性收入水平:一是要建立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二是要随经济增长适时调整最低工资标准;三是要加强企业工资的调控和指导,发挥工资指导线、劳动力市场价位、行业人工成本信息对工资水平的引导作用;四是要通过完善法律法规、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确保工资按时足额发放。通过建立完善工资性收入可持续增长长效机制,努力实现劳动者报酬增长速度不低于经济发展速度。

(二)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推动经营净收入增长加速

小微企业在扩大就业、增加收入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陕西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9年末陕西城镇私营及个体就业人员达803万人。陕西调查总队专项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三季度开始追踪调查的1577家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到20194季度正常经营的仅占29.6%,到20203季度仅25.7%。因此,要大力支持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一是要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加大财政、金融扶持力度。发挥好政府桥梁作用。推进民营企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设,利用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整合政府已有的市场监管、工信、税务等行政记录信息。二是增强小微企业在产业集聚中的效应,政府在引导小微企业集聚的过程中,积极推进小微企业与大中企业的合作机制,让大企业和小企业通过合作达到双赢。三是要优化保障服务,完善就业服务体系,搭建就业服务平台,帮助企业引进和借用外部的技术和人才资源,取长补短,弥补小微企业自身在技术、人才方面的不足。

(三)继续推进三产融合,带动经营和财产净收入增长

三产融合是实现乡村振兴的有力推手,实现三产融合,实施农业现代化,是实现“农村美”、“农村富”的重要手段。

一是大力发展农村地区现代农产品加工业,打造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开展精深加工,拉长产业链条,把加工产业链留在农村,拓宽农民本地就业渠道。二是要积极推动民营经济和乡村集体经济发展,激活农村资源要素,提高农村土地流转率,增加居民集体分红和转让土地租金等财产净收入。三是以“互联网+农业为抓手,联结小农户和大市场,整合农产品生产、加工、流通、销售全产业链,带动农产品出村进城。四是积极发展农村新业态,开发农业休闲体验、乡村旅游、农村民宿等农业多种形态,促使农业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延伸,提升居民经营净收入。

(四)加大转移支付力度,保持转移净收入稳定增长

养老金和离退休金是城镇居民转移净收入的最主要来源。2019年,陕西离退休职工数263.5万人,占陕西常住人口的6.8%,约占城镇常住人口的11.4%。因此,要提高城镇居民转移净收入,就是要在财政资金允许的范围内,定期调整离退休金发放政策,确保离退休金持续增长。此外,还要进一步完善居民社会保障体系,提高社会保障力度,及时调整、提高低保、高龄补贴、临时救助等各项惠民政策标准,促进城镇居民转移净收入增长。

要保障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增长:一是要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的衔接,稳定和提升脱贫户收入。针对贫困人群保持扶贫投入力度,实现已脱贫人口的持续稳定脱贫,保障其收入水平。二是要提高城乡居民养老保险金标准,加大地方财政补贴力度,建立基本养老金长效增长机制,促进转移净收入持续增长。三是要保障耕地地力保护补贴、畜牧养殖补贴等强农惠农富农的财政投入稳中有升,更好稳定农民的转移净收入。

(五)吸引人才返乡创业,推动农民收入增长

人才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基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归根结底取决于“人”。农村高素质劳动力缺失,不利于发展现代农业。因此,要在农村能留住人上下功夫。

一是要加大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在产业、金融、农业保险政策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在土地流转、税收等方面出台可行的惠农措施,为新型职业农民发展提供有力支持,让农民把心定在农村。二是要充分发挥舆论导向作用,发挥优秀新型职业农民示范引领作用,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参与,激发广大农民成为新型职业农民的积极性,营造良好的职业农民培育环境。三是要完善农村医疗、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公共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资源向农村倾斜,强调城乡教育、医疗、社保、养老等服务资源共享互联,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升农村竞争力。四是促进贫困大学生本地就业,通过定向招聘、建立“政企校”联动机制等方式,促进大学生本地就业,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

(六)稳定居民消费价格,提升居民增收获得感

物价水平上涨会降低居民实际购买力,减弱收入增长给居民带来的获得感。尤其是中低收入家庭,对食品等生活必需品价格敏感,物价上涨会增加其生活压力。因此,要在保持收入增长的同时,稳定居民消费价格,提升居民对增收的获得感。

一是完善价格调控机制,加强对粮油肉蛋菜等重要农副产品的价格监测预警和信息发布工作,拓宽肉蛋菜等供应渠道,做好产销对接,有效平抑农产品市场价格。二是强化价格舆论引导,稳定民心,及时启动调控应急预案确保市场供应,稳定市场预期,维护市场价格秩序。三是建立健全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联动机制。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