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好粮食生产 端牢中国饭碗

——陕西粮食生产形势分析

摘要:自古民以食为天,“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粮食安全始终是国之大计、强国之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始终把粮食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提出“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环境复杂多变,国内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的新形势下,陕西粮食生产形势如何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本文对新时期粮食安全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进行了介绍,对“十三五”时期陕西粮食生产成就进行了分析,梳理了陕西粮食生产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

关键词:粮食安全 十三五 成就 问题 措施

一、新时期粮食安全面临新形势

当前,国际环境复杂多变,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粮食海外贸易风险和不确定性显著增加,国内粮食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粮食供求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

(一)国际形势

联合国粮农组织20207月发布的《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近6.9亿人遭受饥饿,与2018年相比增加1000万,与五年前相比增加近6000万。据报告预测,在全球范围内,2019年新冠疫情到2020年底可能使食物不足人数新增8300万至1.32亿,疫情下突发严重饥饿可能使这一数字进一步上升。“后疫情时代”出于担忧本国农业生产和粮食供应不足问题,一些国家粮食出口量大幅减少,各国出于疫情管控而采取的封锁措施,严重冲击局部国家和地区的粮食供应链,加剧了全球粮食供求局部短缺和价格上涨。我国稻谷、小麦口粮进口量比重较小,海外疫情影响有限,但对于大豆等对外依存度较高的粮食作物来说,海外供应存在潜在风险。

(二)国内形势

近年来,我国粮食生产保持稳定,粮食总产量连续6年稳定在6.5亿吨以上,2020年粮食生产再获丰收,总产量达到6.7亿吨,创历史最高水平,可以说“口粮绝对安全”是有保障的。同时也要看到,随着我国人口的持续增长,粮食消费进一步升级,在较高单产水平上进一步突破新品种和新技术的难度越来越大,我国粮食供求将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伴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城镇居民收入水平提高,粮食消费结构发生转变,直接口粮消费逐年下降,肉禽蛋奶等间接口粮消费持续增加,粮食结构性供需矛盾日益凸显,形成一定意义上的“粮食缺口”。

二、“十三五”时期陕西粮食生产成就

国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天。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始终把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作为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经过70多年艰苦卓绝的努力,尤其是40多年改革开放的沧桑巨变,中国不仅成功地解决了十几亿人口的吃饭问题,用全球9%的耕地、6%的淡水资源,生产了全球1/4的粮食,养活了全球近1/5的人口,而且实现了由吃不饱到吃得安全的历史性转变,在保障粮食安全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但我国社会始终稳定,粮食和重要农副产品的稳定供给功不可没。“十三五”时期,陕西高度重视粮食安全工作,将粮食安全保障工作作为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种植业结构调整,全省粮食产量稳中有增,牢牢守住了粮食安全底线。

(一)总体成就

“十三五”时期,陕西粮食在播种面积下降17.9千公顷情况下,单产每公顷提高257.5公斤,总产增加了70.1万吨。粮食年平均总产量为1238.1万吨,较“十二五”时期增加25.7万吨,增长2.1%;较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增加431.8万吨,增长54.0%2020年陕西全年粮食总产量达到1274.8万吨,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陕西粮食播种面积呈减少趋势,2019年为近年来低点2998.9千公顷。2020年陕西加大对粮食生产的支持力度,层层压实粮食生产责任,积极落实各项补贴政策,粮食播种面积扭转连续3年下降局面,恢复到3001.0千公顷。2020年陕西粮食单产4081.7公斤/公顷,为近年来新高,较“十二五”末期2015年每公顷提高257.5公斤,增长6.5%;较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增加2465.5公斤/公顷,增长了138.4%。粮食单产提升有效缓解了粮食消费扩大带来的耕地紧缺压力,是在粮食播种面积增长困难情况下稳住粮食产量的关键,显示出陕西粮食生产的良种覆盖率、科技进步率、栽培管理水平、综合机械化率成就显著。

1陕西粮食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总产量

(万吨)

单产

公斤/公顷

1978

4488.0

800.0

1782.5

2010

3199.3

1186.0

3707.0

2011

3145.5

1207.4

3838.5

2012

3147.4

1255.9

3990.3

2013

3086.1

1210.6

3922.8

2014

3029.7

1183.5

3906.4

2015

3018.9

1204.7

3990.5

2016

3143.9

1264.0

4020.4

2017

3019.4

1194.2

3955.1

2018

3006.0

1226.3

4079.5

2019

2998.9

1231.1

4105.5

2020

3001.0

1274.8

4248.0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二)分品种成就

1.玉米

玉米是陕西第一大粮食作物品种,占比达四成左右。“十三五”时期,陕西玉米年平均产量为600.3万吨,最低值为2017年的551.1万吨,最高值为2020年的620.2万吨。除2016年外,陕西玉米播种面积基本稳定在1100千公顷以上,与十三五初期相比呈下降态势。2020年陕西推广以“密品种、缓释肥、覆厚膜、机械化”为支撑的玉米增密度提单产技术,在高产创建和农业科技推广等项目带动下,加之气候适宜,2020年陕西省玉米单产达到5258.1公斤/公顷,为近年来新高,较2015年提高11.4%,增幅较大。

2 “十三五陕西玉米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产量

(万吨)

单产

(公斤/公顷)

2016

1341.7

636.2

4741.6

2017

1196.9

551.1

4604.5

2018

1179.5

584.5

4955.3

2019

1177.1

609.6

5178.9

2020

1179.4

620.2

5258.1

数据来源:陕西省农业统计综合资料整理。

2.小麦

小麦是陕西第二大粮食作物品种,占比达三成左右,小麦产量对陕西粮食生产有较大影响。“十三五”时期,陕西小麦年产量基本稳定在400万吨左右(2019年除外)。由于2018年小麦秋冬播期间,关中连续阴雨天气,造成农田积水,排水、晒田时间严重不足,部分地方冬小麦难以下种,受播种面积下降及旱情影响,2019年小麦产量下降至382.0万吨。2020年因播期土壤墒情好、生长期雨热配合适宜等有利因素影响,小麦产量恢复性增长到413.3万吨,为“十三五”期间高产年份,在近10年中仅低于2012年和2015年。陕西小麦单产水平提高较慢,2020年单产较2015年提高65.9公斤/公顷,增幅仅为1.6%。小麦市场价格和玉米相当,甚至低于玉米价格,受比较效益影响,人们逐年减少小麦种植面积,“十三五”时期播种面积平均值为968.7千公顷,相比“十二五”期末减少33.9千公顷,下降3.4%

 

3 “十三五”陕西小麦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产量

(万吨)

单位面积产量

(公斤/公顷)

2016

980.8

403.2

4110.9

2017

965.1

406.4

4210.8

2018

967.3

401.3

4148.6

2019

965.9

382.0

3954.8

2020

964.2

413.3

4285.9

数据来源:陕西省农业统计综合资料整理。

3.稻谷

水稻占陕西粮食作物比重不足5%2020年占比仅为3.5%,主要分布在汉中、安康等陕南地区。“十三五”时期,陕西稻谷产量基本稳定在80万吨以上,播种面积在105千公顷以上,单产水平在7600公斤/公顷左右,生产形势相对稳定。

4 “十三五”陕西稻谷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产量

(万吨)

单产

公斤/公顷

2016

107.4

80.8

7523.3

2017

105.7

80.6

7627.8

2018

105.4

80.7

7656.5

2019

105.3

80.4

7632.9

2020

105.1

80.5

7662.3

数据来源:陕西省农业统计综合资料整理。

4.豆类

2020年豆类占陕西粮食作物比重为8.2%。陕西豆类种植区域广泛,陕北地区位于春播大豆产区, 播种面积较大, 大豆品质较好;关中地区和部分渭北旱塬区是重要的夏播大豆产区,大豆生长周期短, 成熟较快。“十三五”时期,陕西豆类产量稳定在28万吨以上,播种面积在188千公顷以上,单产水平在1500公斤/公顷左右,生产形势基本稳定。

5 “十三五”陕西豆类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产量

(万吨)

单产

(公斤/公顷)

2016

189.6

29.2

1540.1

2017

189.1

28.6

1512.2

2018

188.4

28.6

1517.9

2019

188.0

28.1

1494.4

2020

188.3

28.3

1502.1

数据来源:依据陕西省农业统计综合资料整理

5.薯类

薯类在陕西粮食作物中比重为10%左右,2020年占比11.5%。近年来,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中,薯类种植有了较大发展,薯类正成为调整农业结构、增加农民收入、保障粮食安全的新选择。陕西是我国马铃薯重要产区,陕北的定边、靖边等县是优质种薯繁育基地,陕南马铃薯主要跟玉米套种。由于各地海拔、气温、土质、光照等不同,各地产量存在差异较为明显。“十三五”时期(除2016年外),陕西薯类产量稳定在90万吨以上,播种面积在340千公顷以上,单产从2016年的2570.0公斤/公顷逐步稳定上升至2020年的2801.3公斤/公顷,每公顷提高231.3公斤,增长9.0%,生产形势总体呈现稳中向好态势。

 

6 “十三五”陕西薯类播种面积、总产量、单产

年份

播种面积

(千公顷)

产量

(万吨)

单产

(公斤/公顷)

2016

309.7

79.6

2570.0

2017

346.6

91.3

2634.2

2018

344.9

94.3

2734.3

2019

343.1

95.0

2768.8

2020

344.5

96.5

2801.3

数据来源:依据陕西省农业统计综合资料整理

 

三、陕西粮食生产存在问题

陕西粮食生产成就显著,“十三五”时期也取得了不少成绩,但由于经济和人口的快速增长,粮食消费呈刚性增长,受耕地质量不高、种粮效益偏低、播种面积萎缩及规模化经营程度低等因素影响,粮食持续增产难度较大,有限的粮食产量提高和日益增长的粮食需求使得陕西粮食生产形势受到一定挑战。

(一)耕地质量不高,粮食生产能力偏低

耕地是粮食生产的根基,但陕西耕地质量总体不高,后备资源不足。从自然资源部耕地普查结果看,2017年陕西耕地面积构成中,水田占比仅有3.9%,水浇地占比26.3%,旱地占比高达69.7%。陕西旱地占比不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3个百分点,在西北五省中也仅低于甘肃。按照国土资源部耕地质量等别分类,全国耕地按照1-4等、5-8等、9-12等、13-15等划分为优等地、高等地、中等地和低等地。2015年陕西优等地面积为7.16万亩,仅占全省耕地评定总面积的0.12%;高等地面积为1038.48万亩,占全省耕地评定总面积的17.32%;中等地面积为2476.51万亩,占全省耕地评定总面积的41.29%;低等地面积为2475.18万亩,占全省耕地评定总面积的41.27%。中等和低等地面积占全省耕地总面积超过80%,耕地质量明显偏低。

1  2015年陕西优高中低等地面积比例构成

 

陕西耕地后备资源严重不足,粮食复种指数偏高。世界平均复种指数是62%,美国为54%,陕西为140%,虽低于全国164%的平均水平,但与所处地理位置农业气象条件相比,依然偏高。小麦收割后抢种夏玉米,两年种三季的播种模式问题突出,不利于小麦及玉米单产水平提高,陕西粮食单产水平在全国长期处于落后地位,差距明显。

2  2010-2019年粮食单位面积产量

 

(二)种粮效益偏低,农民种粮积极性不高

随着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升,粮食生产成本增长速度远大于粮食收益增长速度,与其它农产品相比,种粮收益远低于许多经济作物,更低于外出务工收入,已远远不能够支撑农户消费需求,极大影响了农户种粮的积极性,种粮存在兼职化、副业化现象,土地撂荒时有发生。陕南大多为山地,无法使用大型机械进行操作,只能靠人工灌溉施肥,费用高效率低。以洛南为例,种植小麦收益为200-360/亩,同其他经济作物相比,小麦效益明显偏低,更多人选择外出打工或者改种其他经济作物。尽管政府出台农资综合补贴、良种补贴、农机购置补贴等多项惠农富农政策,但这些补贴在农户收入中占比较小,不足以抵消农业生产成本的上升。

(三)播种面积持续萎缩,保面积任务艰巨

随着城镇化建设不断推进,耕地刚性减少不可避免。为追求经济效益,提倡设施农业,发展经济作物,挤占粮食空间,粮食播种面积持续萎缩1978年,陕西年末常用耕地面积5780万亩,至2007年已减少至4261万亩,减少了26.3%2007年开始,陕西常用耕地面积逐渐稳定,但粮食播种面积持续下降的态势并未得到扭转。陕西粮食播种面积由1978年的6732万亩减少至2007年的4662万亩,减少207万亩,减幅高达30.8%2008-201912年中,有7年呈下降趋势,2017-2019年更是连续3年下降,2019年陕西粮食播种面积4498万亩,较2007年减少164万亩。

(四)土地流转意愿不足,规模化经营程度低

部分年龄大的农民,受传统土地观念影响,土地流转意愿不足,不愿流转;部分在外务工人员,将土地看作就业时的“保障田”,宁愿弃耕撂荒,也不愿流转。在有限的土地流转中,大部分农户与农户、农户与企业之间流转程序不规范、合同条款不完备,导致双方责任不明确,随意性较大,易产生合同纠纷。此外,由于对于农户进行土地规模化经营的引导和保障不足,从事农村土地经营的农户多是留守人员,文化程度较低,对于规模化、专业化经营不熟悉,规模化经营程度低。

四、建议

陕西虽然不是全国粮食主产省份,但粮食安全同样责任重大。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在陕西考察时强调,“对国之大者要心中有数”。粮食安全就是“国之大者”,是国家关心的、强调的,是事关全局、事关根本、事关未来的,地方政府和各级领导干部要坚持“两个维护”、增强“四个意识”,就要集中精力抓好粮食安全。

(一)持续推进“两藏”战略,提高粮食生产能力

1.藏粮于地,严守保底基本盘

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最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强化耕地用途管制,防止耕地过度“非农化”、“非粮化”。对抛荒地、因特殊原因无人耕种的地块,要有兜底种植措施,坚决杜绝耕地抛荒。

耕地的保护不能只保数量,也要保质量。对于因条件差导致荒废闲置的耕地,着力改善生产条件,提升土地肥力。出台措施促进传统耕地向标准农田转变,落实高标准农田建设任务,确保高标准农田建设实施效果。

2. 藏粮于技,提高粮食生产能力

要增加粮食产量,主要依靠提高粮食单产,要提高粮食单产,主要靠农业科技进步。积极培育和推广高产、优质、抗逆和抗病性强的优良品种,加快良种的更新换代,不断优化农产品结构,充分发挥优良品种作用,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支持农机转型升级,推广应用无人机、山地适用性小型机械等现代机械,努力提高农业机械现代化水平,鼓励专业化农机服务机构实施粮食生产作业,提高农机作业效率。

(二)完善惠农政策,保障农民种粮积极性

抓好粮食生产,必须充分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把各项惠农政策落到实处,切实减少种粮成本、提高种粮收益,让农民真正享受到增收实惠。结合现有惠农补贴政策,加快构建新型农业补贴政策,不断完善粮食生产补贴体系。谁种粮,补贴谁,多种粮、多补贴,依据当年物价上涨幅度、粮食生产成本、市场变化等因素对种粮农民实行动态直补,使粮食生产保持合理收益。对粮食种植大户按其种植规模进行差额补贴和奖励,调动大户种粮积极性和主动性。

(三)控制耕地面积减少,稳定粮食播种面积

陕西耕地总量少,质量总体不高,后备资源不足,不能单纯以经济效益决定耕地用途,必须将有限的耕地资源优先用于粮食生产。要充分认识耕地流转过度“非粮化”的危害,明确地方政府在耕地流转中的职责,跟踪监管流转承包地,不得随意改变流转土地的农业用途,同时对确实有必要的土地转化要做好统筹规划,保证占补平衡,确保粮食播种面积不减少。永久基本农田要重点用于发展粮食生产,特别是保障稻谷、小麦、玉米三大谷物的种植面积。通过实施梯田、坡耕地、盐碱地治理等方式,能种尽种,最大限度稳定粮食播种面积。

(四)引导农户土地流转,提高规模化经营水平

引导农户采取转包、租赁、互换、转让、入股等形式流转土地经营权,促进土地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中,既避免耕地闲置,也能给进城农民和土地承包者带来一定的收益。建立县乡村土地托管机构和仲裁机制,规范土地流转程序,降低土地流转风险和交易成本。

积极鼓励农业院校学生、返乡能人、种植大户流转土地从事粮食生产,推动新型经营主体采取土地股份合作、土地托管、代耕代种等多种方式发展粮食生产适度规模经营。重点发展全程托管、联耕联种、代耕代种等生产性服务模式,提高耕地规模化经营水平。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