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陕西居民消费的影响及建议

 

2020年春节前夕,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运行和发展带来巨大影响,陕西城乡居民生活消费水平出现阶段性下降。陕西省委省政府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考察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精神,坚持统筹推进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积极出台应对措施,统筹落实“六稳”工作,疫情对居民生活的影响逐步减弱。为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陕西居民生活消费行为和消费方式产生的影响,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开展专题调研。结果显示,疫情冲击造成居民消费水平降低,消费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居民消费信心仍待提振,食品类居民消费价格需要关注;同时,疫情推动网上消费加速融入百姓生活,汽车消费快速恢复增长。

一、居民消费水平基本情况

(一)消费水平明显降低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陕西居民生活消费支出持续增长趋势中断,消费支出水平阶段性下降。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2447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19元,同比降低3.3%,增速较上年同期降低11.5个百分点。分季度看,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分别下降12.6%6.6%3.3%,消费降幅逐季收窄,但仍未恢复至上年水平。从消费结构看,八项消费“三升五降”,仅食品烟酒、居住和医疗保健支出有所增长。从单月数据看,居民消费受冲击最大的是2月份,消费水平大幅下跌,3月起降幅逐月收窄,但仍未完全恢复至上年水平。

(二)消费倾向有所下降

由于疫情期间交通管制、实体商铺关门停业等消费环境发生变化,居民消费渠道不畅、消费欲望降低,观望态度明显。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生活消费占可支配收入比例(平均消费倾向)分别为61.3%62.8%63.2%,分别比上年同期降低9.17.35.9个百分点,居民消费受疫情冲击的影响比收入更敏感,消费水平降幅明显大于收入降幅。这从居民收入增幅回落,但住户存款逆势增长也能有所体现。人民银行西安分行金融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陕西省人民币存款增加3781.80亿元,同比多增908.66亿元。8月末,陕西省住户存款余额同比增加2871.09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59.94亿元。居民手中的财富更多的是转化为存款,而没有转化为消费。

(三)城镇居民消费受疫情冲击更大

城镇居民在外用餐、衣着、文化娱乐等方面的消费占比和消费金额高于农村居民。在疫情防控期间,由于各类聚集性活动全部暂时取消,旅游业暂停经营,影院大规模歇业,非生活必需类商品销售和餐饮业、住宿业受到明显冲击,居民休闲购物、外出就餐急剧减少,城镇居民消费受疫情冲击影响明显高于农村居民。

从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看,前三季度陕西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下降6.0%,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长1.8%,城镇居民消费支出增速低于农村居民7.8个百分点,城镇居民消费受疫情冲击明显高于农村居民。分季度看,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速分别低于农村居民10.3%9.3%7.8%,城乡居民消费支出降幅均逐季收窄。从消费品市场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初期,各类聚集性活动全部暂时取消,旅游业暂停经营,非生活必需类商品销售和餐饮业、住宿业受到明显冲击,前三季度陕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9.3%;其中,城镇下降9.3%,乡村下降9.1%,城镇下降幅度高于乡村0.2个百分点。

二、居民消费结构明显变化

(一)基本生活消费保持稳定

疫情期间虽然居民出行不便,但食品、水、电等生活必需品消费水平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同时,陕西出台落实多项政策措施,保障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正常供应。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为3498元,占生活消费支出比重为28.1%,同比增长3.1%;人均居住支出2751元,同比增长5.4%。其中,人均食品消费支出为2285元,同比增长14.8%。食品烟酒类消费成为疫情期间居民消费支出中依旧保持增长并且增长最快的消费项目,反映出在其他消费渠道受阻的情况下,居民消费热点主要集中于以食品为代表的刚性消费方面。

(二)网络消费逆势增长

疫情对实体商贸企业冲击较大,疫情常态化防控期间,居民外出购物有所减少,但消费需求并未减退,网络购物、在线娱乐、线上课堂等消费新业态新模式逆势增长。陕西省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网上零售成为疫情期间百姓消费的主渠道,京东、唯品会、盒马鲜生等大型网上零售企业在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一季度销售额逆势增长,增速均在30%以上。前三季度,限上企业通过公共网络实现的商品销售同比增长28.7%,较上年同期加快8.6个百分点,较上半年加快6.5个百分点;占限上企业消费品零售额的15.3%,较上年同期提高4.6个百分点。陕西调查总队抽样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末陕西居民百户移动电话拥有量达到248.5部,其中接入互联网的达到177.1部,移动设备和移动网络的基本覆盖为居民网络消费创造了条件。2020年前三季度,人均通过互联网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消费额同比增长67.9%。同时,由于学校延迟开学,网络授课相关支出也增长明显,人均通信支出同比增长12.8%,家用台式电脑和家用笔记本电脑购买量明显升高。网上消费方式正因疫情推动正加速融入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三)汽车消费快速恢复

外出活动的减少和线上活动的增加直接影响相关商品和服务的消费情况。疫情对汽车需求既有出行减少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有人们从公共交通转向私人交通的正面影响。2020年以来,陕西先后出台《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若干措施》、《促进市场消费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若干措施》等多项政策措施,并将汽车消费作为促进市场消费的重要举措之一。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1647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3元,同比下降2.6%,降幅分别较一季度和上半年收窄20.03.6个百分点。其中,交通支出1124元,同比下降8.4%;通信支出523元,同比增长12.8%。交通支出中人均汽车消费支出由负转正,一季度大幅降低-46.0%,上半年收窄至-1.7%,前三季度同比增长5.5%。从省统计局发布的消费品市场运行数据看,8月份,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增长10.7%,速度较上年同期提高24.4个百分点,已经连续4个月增长,汽车市场回升加快。1-8月,全省汽车类零售额同比下降9.0%,降幅较1-7月收窄2.7个百分点。

(四)服务性消费大幅下降

服务性消费主要依赖于面对面提供服务,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领域。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不含自有住房折算租金)3697元,较上年减少729元,同比下降16.5%;而商品性消费支出7191元,较上年增加211元,同比增长3.0%。一方面,疫情发生后,居民外出餐饮消费大幅减少,人均饮食服务支出同比下降21.1%。另一方面,假期辅导班、外出旅游等活动基本停滞,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支出同比下降36.7%,参观文化遗产、文化场馆或博物馆的人次大幅降低,家庭旅游总消费同比下降65.8%。从服务性消费八项构成看,除居住和医疗保健服务支出同比略有增长外,其他六项服务类消费支出均明显降低。

(五)文娱消费复苏仍需助力

疫情防控初期,居民出行受限,大部分线下商铺停止营业,居民外出旅游需求和意愿下降。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1096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99元,同比下降31.3%。其中,人均教育支出770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09元,同比下降28.6%;人均文化娱乐支出326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90元,同比下降36.8%。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在八项消费中降幅最大,其恢复速度明显慢于其他七项消费支出。随着疫情防控形式好转,各旅游景点和影院等文化娱乐场所逐步开放,但景区实行人流管控措施、影院等娱乐场所开放时间较晚,消费环境仍未完全恢复。此外,国内疫情形势仍有局部反复,经济发展和居民收支处于复苏阶段,居民消费信心仍有不足。在保障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提升文化娱乐消费、提振居民消费信心的政策有待进一步细化落实。

三、疫情影响居民消费的途径分析

(一)推动物价上涨

为了隔断疫情蔓延带来的风险,疫情防控初期一些地方采取封路、限行等措施,无形中分割了生产运输网络,影响了正常的供给与需求关系,一定程度推动物价上涨,削弱人们的实际购买能力。受春节错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等因素综合影响,陕西12月份CPI分别同比上涨4.9%5.3%,同比增速为20161月以来最高值,首次破5%。前三季度,陕西CPI累计同比增长3.2%,其中食品类消费价格同比增长9.8%,而同期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增长3.1%。在疫情最严重的一季度,陕西CPI累计同比增长4.7%,其中食品类消费价格同比增长13.5%,而同期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降低4.6%。食品烟酒的人均消费支出金额明显低于食品类消费价格,居民的实际食品烟酒消费量较上年有所降低。此外,食品作为基本生活消费支出,在低收入户家庭的消费占比明显高于高收入户家庭,食品类消费价格的大幅上涨将会提高居民家庭,尤其是中低收入户家庭的生活压力,挤压其他消费。

(二)影响居民就业

疫情主要通过人群流动传播,人口密度大、流动多的地区受到的影响较大。例如对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住宿和餐饮业,旅游业,文化娱乐等服务业都会有较显著的影响,这些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其吸纳的就业人员最多。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缺乏应对风险和不确定性的能力,消化成本的能力有限,疫情爆发后其就业需求会显著下降导致失业率上升。就业下降会带来相关从业者的收入损失,进而降低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陕西调查总队调查数据显示,三季度陕西高校毕业生“慢就业”现象凸显,劳动力就业存在不充分现象;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向省内回流明显,省内就业占比明显提高。

(三)削弱消费信心

新冠疫情爆发后,居民对预期收入的不确定性增加,医疗、养老等压力加大,明显影响了居民的消费支出,同时疫情期间人们的防范意识不断提高,外出消费仍心存戒备,更多居民更愿意降低消费,增强自己抵御风险的能力。除居民存款余额在居民收入增长不利的情况下较上年明显上涨外,文化旅游消费大幅降低也反映了居民消费意愿不足。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数据显示,国庆黄金周期间全省共接待游客4224.38万人次,同比下降40.78%;旅游收入254.06亿元,同比下降44.04%。“五一”期间,共接待游客1130.62万人次,旅游收入33.51亿元;2019年同期累计接待游客4105.11万人次,旅游收入196.88亿元。

(四)影响消费环境

疫情防控初期,出于加强疫情防控的需要,陕西各类经营性场所全部关停,取消一切经营活动,餐饮、旅游、交运等行业普遍停业,不利于居民消费增长。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各行业复工复产、复商复市步伐加快,但不同行业恢复情况差异较大。如担负防疫和城乡生活物资保障的物流企业,以及大型商超、电子商务和快递行业,在2月就已复工;但电影院等娱乐场所,到5月份才逐步开放,消费商品及消费服务的生产、供给受到影响。截至10月下旬,全球确诊病例超过4000万,全球疫情防控情况不容乐观,疫情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带来深度影响;国内疫情防控虽然已进入常态化,但部分省份出现疫情反弹现象,疫情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经济发展仍将面临较大压力,这些都将对消费环境的恢复和消费供给带来不利影响。

四、疫情对居民消费结构影响的分析

本文采用陕西省2018-2020年前三季度居民收支调查的分户收支结构作为基础数据,分析疫情对不同收支水平、不同收入结构家庭消费的影响。

(一)疫情对不同消费水平家庭的影响

为研究疫情对居民消费水平和结构的具体影响,对正常年份、疫情发生年份间的居民消费情况进行对比分析。

1 2018-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消费情况

 

如图1-①所示(其中横坐标为按人均消费由低到高的累计人口占比,纵坐标为人均消费支出金额),正常年份之间(2018年和2019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普遍上涨,2019年的居民人均支出消费线基本均在2018年之上。按人均消费由低到高排序,处于50%-80%区间的家庭是消费增长的主要群体。疫情发生后(2019年和2020年),居民总体消费水平下降,但不同消费水平的家庭所受影响不同:消费水平最低的15%左右家庭人均消费不降反升;其余家庭人均消费水平有所下降,其中处于60%-90%区间的家庭消费下降明显。

2 2018-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食品消费情况

 

从现实情况看,疫情防控期间居民消费受限,消费意愿降低,娱乐、旅游、交通等消费支出受到较大影响,享受型和发展型等消费支出下降。尤其是中高消费(收入)家庭,其文化、娱乐、交通等消费占比相对较高,受疫情影响明显。同时,低消费(收入)家庭,其食品占比相对较高,疫情推动食品价格进一步提高,导致其消费不增反将。如图2所示,大部分家庭的食品消费较往年有所增长,收入越低,食品消费水平增加越多,与居民囤积食品、价格上涨等因素相符。收入越高,食品消费水平增量越小,甚至有所降低,与高消费居民在外用餐占比相对较大,疫情防控期间外出次数减少等因素相关。

(二)疫情冲击下收入变动对消费的影响分析

2013-2019年,陕西居民人均消费和收入增长基本同步,人均消费逐年增长,年增长率一直保持在6.5%9.0%之间。通过对2013-2019年陕西前三季度居民收入和消费数据进行拟合,得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X)和居民人均消费水平(Y)的拟合函数:Y=0.5944*X+1735.4R2=0.99812013年以来,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增长率在9.2%-10.2%之间。从增长趋势看,如果没有疫情冲击陕西居民2020年前三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同比增长9.0%左右,通过拟合函数测算消费预计同比增长7.3%左右;而受疫情影响,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增长5.7%,消费降低3.3%

将疫情冲击影响分为消费能力(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其他因素(消费信心、消费环境等)两部分,前三季度陕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7%,如果其他因素未发生变化,通过拟合函数测算居民消费可以增长4.5%左右。这说明疫情通过影响居民消费能力拉低居民消费约2.8个百分点,通过影响消费信心和消费环境等其他因素拉低居民消费约7.8个百分点。

通过对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分户居民人均收入水平(X)和人均消费水平(Y)做散点图(图3)可以发现,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基本成线性关系。拟合结果表明,居民收入每增加1元,居民在2019年和2020年人均消费分别增加0.55元和0.48元,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降低,消费意愿下降;收入与消费函数的截距项由2264.8增加到2725.2,说明居民最低生活消费支出较上年有所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6530元的家庭,在2020年的消费水平高于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6530元的家庭,在2020年的消费水平低于2019年,这一结论与前文分析保持一致。

3 2019-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居民分户收入与消费散点图

 

(三)疫情对城乡居民消费的影响差异

受疫情影响,2020年陕西居民收入受到了较大冲击,持续高速增长态势中止,收入增速回落。前三季度,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4.6%,农村居民增长6.4%2020年居民收入增长速度较往年有明显回落,一季度农村居民收入甚至出现了阶段性下降。前三季度,城镇居民收入正增长,但居民消费同比下降6.0%;城镇居民平均消费倾向由上年的63.7%回落至57.2%,下降6.5个百分点。城镇居民平均消费倾向降低主要原因并非消费能力(收入水平)不足,更多是受消费信心不足、消费环境尚未完全恢复等因素影响。同期,农村居民消费同比增长1.8%;农村居民平均消费倾向由上年的86.0%回落至82.3%,下降3.7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消费受疫情冲击影响低于城镇,与农村居民消费结构有关,农村居民消费环境受影响程度小于城镇。

五、后疫情时期促进消费恢复增长对策建议

(一)稳定食品类居民消费价格

继续加强对食品等重点生活必需商品的供求变化和价格波动监测,适时启动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联动机制,及时足额发放价格临时补贴,确保疫情防控期间不因物价上涨影响困难群众基本生活。精心组织产销对接,组织大中型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超市开展产销对接,积极协调货源组织调运。适时投放储备肉菜,稳定市场价格。

(二)挖掘消费新需求,提升消费信心

关注疫情防控常态化时期居民消费需求结构新变化,及时有效满足居民消费新需求,促进消费回补。从消费方式看,以生鲜电商购物为代表的线上消费会更加普及,但对物流保障要求也会更高;从消费内容看,将对与教育、医疗、健康相关的商品消费,以及保险相关的金融消费等需求更大。一是进一步发展快递物流,降低消费门槛。尤其是做好农村地区电商发展,补齐农村消费基础短板,继续完善农村地区快递物流网点建设,提升农村快递网点覆盖率,促进电商产品下乡,助力消费增长。二是要进一步增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市场中网络教育、医疗等商品和服务的供给。

(三)拓宽就业渠道,助力居民增收

一是做好农村农产品外销,建立完善适应农产品网络销售的供应链体系、运营服务体系和物流、仓储等支撑保障体系,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推动农村地区农产品上网销售,实现优质优价。继续扎实做好消费扶贫政策落地落实工作,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参与消费扶贫的积极性。让贫困户参与到产品种植加工、产品包装运输、快递物流等产业链中同步实现就业增收,达到整体减贫脱贫效果。此外,通过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提高农村基本养老金标准、完善农村居民社会保障等,提升农村居民收入,为农村居民消费提供保障。二是关注农民工回流和就业情况,尤其是涉贫户的就业情况,通过资金扶持、省内劳动力优先转移安置、加大返乡创业扶持力度等方式减轻农民工回流集中区域的就业压力。三是聚焦重点人群,积极拓展渠道。坚持减负、稳岗、扩就业“三管齐下”,发挥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吸纳就业的重要作用。想方设法拓宽就业渠道,解决高校毕业生、困难群众和其他灵活就业人员等重点群体的就业。

(四)促进消费需求释放

发挥电商优势,适应消费升级趋势,鼓励运用大数据等技术,促进定制消费、智能消费等商业新模式发展。完善“互联网+”消费生态体系,鼓励建设智慧商店智慧街区智慧商圈,促进线上线下互动、商旅文体协同。充分利用新闻媒体搞好宣传引导,倡导绿色消费潮流,改善居民消费意识,使居民能够适度消费,科学消费。注重产品结构的优化升级,满足居民消费的多样化需求,不断优化消费环境,提升居民消费能力。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